• 首页|
  • 时务|
  • 区县|
  • 文体|
  • 时事|
  • 观察|
  • 理论评论|
  • 专题|
  • APP下载|
  • 为什么婉芳拍的都是精品 ,精品国美

    来源:锦州日报

    POST TIME:2020-4-5 13:44

    在全国经济强势发展的大背景下,放眼全国,每一个城市都在竭尽全力发展自己,而天水这个城市却每每匪夷所思的错过了一次次的机遇,本是人杰地灵、锦绣之地,天水,如果这样下去,不被时代抛弃,那将是很奇怪的事! 今日的天水,却更多的带给我们的是沉重感,经济发展与兄弟城市比明显落后,不但无法与东部的发达城市比,就中西部城市而言,发展也明显滞后,与中部城市比,郑州、武汉的崛起,令人炫目;与西部比,正在崛起的关中城市群以及正在成为中国四大城市群中的成渝城市群都领先一步;与省内比,酒泉嘉峪关正在凭借兰新高铁带来的便利加速发展,反观天水的发展值得深思! 要问天水为什么落后了,其实前段时间的陇商大会就是天水落后的一个缩影。整个大会下来,给人的感觉就是服务意识差、工作执行不到位、办事死板不开窍,甚至让人觉得不如某些公司的年会办的标准高,折射出来许多深层次的问题。更重要的是,许多甚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人并没有意识到天水落后,反而是一直沉浸在天水辉煌的历史无法自拔。 如果你是天水人,那么请问自己这样两个问题:十年前你从事什么工作,担任什么职务,现在情况如何?十年前你周边的企业是哪些,影响力如何,现在情况如何?恐怕,答案并不令人鼓舞。天水现在所做的事情,往往十年前就在做,并无质的区别与提升,我们身边缺乏靠个人奋斗改变命运的典型;我们的几十年前就已经拥有了一批有影响力的企业,而在今天,反而不如当年那般辉煌,和三线建设一起远去的是天水这座城市的梦想和雄心。 一、什么是天水 要问中国历史最久远的城市是什么?那非甘肃天水莫属了。都知道我们炎黄子孙的祖宗是黄帝,他开创了中华5000年文明。那么在皇帝之前还至少有三皇,其中女娲和伏羲就是我们黄种人的源头,天水留下了大量的关于远古的伏羲和女娲的传说和遗迹,女娲补天的地方也是天水。伏羲被视为三皇之首,众所周知的八卦就是伏羲始创的。伏羲出生在天水,因此天水历史上就是“羲皇故里”。 汉武帝元鼎三年,上邽经历了一次史无前例的大旱灾。在那个夏天,气候炎热,很久不下雨。看着田里的庄稼一天天枯竭,喝着河里仅剩的一点浑浊苦涩的河水,人们都心急如焚,天天虔诚地祈求神灵降雨。一天半夜,当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熟睡的时候,突然天上响起了巨大的雷声。又一阵“轰隆隆”巨响,大地裂开了,只见天上的河水,一落千丈地倾泻了下来,刚巧注入裂开的地缝。这是九天的银河落向人间,这水一直流呀,流呀,流了很长很长时间。风雷终于息怒了,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大地裂口处出现了一个大大的湖泊,湖里的水清澈透明、甘甜可口。接下来的几天,天空一直落着绵绵细雨,把整个世界从干旱燥热中解救出来。有了水的滋润,山野苍翠,溪流潺潺。这次地裂引来了九天银河,人们认为是神灵显威,“天河注水”的传说不翼而走,地裂处最大的一汪湖水被称为“天水井”。这水“春不涸,夏不溢,四季滢然”,乡民们引它灌良田,润桑麻,禾苗茁壮,树木葱葱。 汉武帝听说了“天河注水”的事情后,于公元前114年下旨在上邽湖边,筑起一座城池,取名为“天水郡”。天水得名,由此而来。先秦时期的天水史璀璨夺目,在中国历史的开启篇章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大地湾遗址的考古发掘证明,早在8000多年前,我们的祖先就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创造了令人惊叹的远古文明。秦遗址的发现和发掘也证明,天水是秦人崛起和建都的地方,是中国县制的肇始地,横扫六合、一统天下的秦王朝就是从天水发展、壮大后走向中原,而后才创立延续达两千多年的中国封建社会政治格局的。总而言之,唐代以前的天水历史灿烂辉煌,在中国历史的长河中占有重要地位,是中华民族辉煌历史的重要组成篇章。 自宋之后,天水丧失了毗邻京师的地域优势,加之天灾人祸,社会动荡,因而进入了一个比较长的徘徊不前、缓慢发展的阶段。从唐末开始到五代结束,天水就战乱频仍,各割据势力与中原统治阶级之间的战争使社会生产力遭到了极大破坏。元朝统一后实行重农政策,但由于统治集团的保守、嗜利和民族歧视,天水的政治地位下降,经济发展缓慢。明朝统一陇右后,天水辖域有所扩大,除鞑靼侵扰和明末农民起义军一度进入辖域外,社会一直比较稳定,经济发展依然滞后。清康熙五年陕甘分治后,天水隶属甘肃行省管辖,成为直隶州,但由于政治腐败,自然灾害频繁,特别是清朝廷镇压回族起义,百姓深受战乱灾荒之苦。 在历史上,天水更是人杰地灵、人才辈出,从“肇启文明”的伏羲氏到秦人先祖秦非子,从“楚汉之争”舍身救主的纪信到远征匈奴、名震边陲的李广、赵充国,从三国名将姜维、庞德到前秦开创者苻坚、后凉开国主吕光,从李唐王朝的建立者李渊到唐代名相权德舆、大诗人李白、文学家李翱,从明代学者、书法家胡瓒宗到清代声震中外的“陇上铁汉”安维峻,从爱国将领邓宝珊到甘肃早期共产党员葛霁云,这些人物都在天水历史上做出了突出贡献、产生了重大影响,其流风余韵,传承至今。 自唐代后,在经历了近1000年的沉寂之后,天水迎来了一次新生。抗战爆发后,天水成为全国抗战的大后方,这一时期东南一些发达地区的工厂、学校纷纷内迁,给天水带来了百年难遇的发展机遇,天水经济文化科技事业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经过解放以后的发展,特别是上世纪70年代的“三线建设”,天水已从一个落后的农业城市发展成为一个以农业为基础,以机械、电子、电器、轻工食品、建材五大行业为主导的门类齐全,初具规模的工业城市。可是,这种良好的势头在改革开放后戛然而止。 二、天水落后了 如果说三线建设,天水靠着国家的政策支持取得了让人瞩目的成就,那么改革开放以后就是天水不断迷失自己和错过自身发展机遇的时代。尤其是近二十年,可以说是天水失去的二十年,而且和兄弟城市间的差距越拉越大。近二十年,与天水相似的洛阳、宝鸡、绵阳和柳州这些中西部主要城市抓住机遇不断追赶,唯独天水一天天的衰落。天水当年的装备制造,现在都所剩无几,除了除了华天与长城拥抱市场走出了一条路以外和有政策支持的一些企业,其他的几乎可以说荡然无存了。 关于天水到底落后了多远?差距到底有多大,我们可以通过近20年天水与天水周边城市的发展数据来比较一下。(说明一下:为了写文章,专门买的数据库的数据,数据真实有效) 首先来看看GDP总量来看,从1998年到2018年,近20年,天水的GDP刚刚增长了8倍,与天水相似的城市,宝鸡增长了12.5倍,榆林增长了280倍,如果说榆林靠资源的话,那么省内的酒泉则是实实在在增长了37倍,酒泉的发展则是突飞猛进,这些年制造业更是突飞猛进。 再来看看人均GDP方面,由于1998年的数据不全,特找了2001年到2018年数据。在人均GDP方面,天水不但人均总量低,在近20年的时间增长了仅仅6.5倍,隔壁的宝鸡增长了10倍,庆阳也增长了近9倍,榆林的人均GDP更是增长了39倍,与周边的这些兄弟城市对比,天水不但人均GDP低,增速也是远远的相形见绌。 最后再看看对城市来说最重要的一个指标,那就是第二产业产值。工业化、城镇化、区域经济一体化被认为是中国经济持续发展的三台发动机,而工业化被摆在了首要位置,因为国家的经济现代化过程是工业化与城市化互动发展的过程。工业为城市化提供了经济基础,城市化为工业化提供了优质要素和广阔的市场。在工业化的不同阶段,工业化和城市化的表现出不同的特点,在工业化初期,主要表现为工业化对城市化的带动作用,但进入工业化中后期,则主要表现为城市化对工业化的推动。我国人均GDP突破5000美元,进入工业化中期的后半阶段,而随着工业化进程的推进,我国城市化率不断提升,城市化率超过50%。 因此,第二产业产值这个指标对城市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分析数据我们可以看到,天水的第二产业产值近二十年只增长了不到6倍,这个指标宝鸡增长了15.5倍,庆阳增长了12倍,酒泉更是增长了近40倍,产值更是从不到天水的五分之一,但现在产值和天水差不多,可见酒泉这些年的发展有多迅速,同样的榆林和庆阳可以说是靠资源,但是宝鸡和酒泉完全是踏踏实实搞实业的结果。 严重依赖思想,使得天水还处在传统经济发展的惯性当中,即便增长乏力仍缺乏足够警醒,没有能够采取有力的应对措施,这是内因。倘若不是因为网络时代,天水可能还不至于遇到今天如此尴尬的局面,可能我们还会再安于现状几年。过去一年里的天水的种种热点通过网络迅速传播,诸如新官不理旧账,诸如监控职责的失位,出租车罢工,与其说是突发事件,不如说是某类固化作风的缩影。很显然,天水的官员们对于这个因网络而越发透明的时代并不真正适应,以至于想要通过网络来观察自己时遇到了第二次失真的过程。 普遍的赞扬让我们远离真实,而普遍的批评也容易让我们失去对真实情况的判断能力,要么盲目自信,要么过度自卑,很容易导致一种局面,那就是过度看重别人的方法,从而失去自己的节奏。实际上,天水既不是西安,也不是成都,或重庆,不可能只通过参观考察这种蜻蜓点水式的学习就能掌握到人家在几十年探索而来的精髓,同时他们的成功之道未必能让天水取得同样的成功,天水必须要在自身的基础上走出属于自己的道路。 目前的天水面临的最大困局就是工业的塌陷。天水已经错过了过去好几轮的产业转型和升级的机遇,但现在绝不能再错过眼前这次发展机遇了,否则,今后天水除了不可持续的高房价以外,将很难再抬头挺胸地站立起来! 三、天水到底差在哪?梦想不够 当天水上下都开始在讨论天水究竟是怎么了的时候,我们首先要正视一个现状,在过去十年里,天水经济不但落后于其他城市的数字增长,也缺乏能够体现出成长性的成果,我们和十年前相比,往往只有量的增加,缺乏质的提升,所以,当我们横向与宝鸡、咸阳、绵阳等城市比较时,会有一种巨大的失落感。在这个蓬勃的年代里,我们却并未能实现与时代完全同步的成长,所以,我们才有一种似被抛离的整体忧虑。 如果一个天水人一直处在天水的环境里,他也缺乏对天水对外情况的关注,那么他对于天水所面临的问题是缺乏足够的敏感度的。事实也是如此,天水在经济总量方面仍是甘肃省的三甲,但是天水有300多万人,在人均方面确是倒数。天水的营商环境存在问题,却是西部城市里最典型的。 天水的现实尴尬在于,与东部兄弟城市相比,经济质量不佳,与中西部城市相比,经济增速不快。我们与领先者的差距在拉大,与追赶者的距离则在缩小,如此令人不安的局面,在这几年里成为一个压在天水人心头的巨石。以往,天水人总觉得天水一切尚好,等我们认真比较起来,突然发现,除了悠久的文化,从前那些引以为荣的领域却多已优势不再。如果要全面列出天水令人忧心的种种细节,恐怕其长度不会比《西虹市首富》结尾处那个未来账单更短。尴尬似乎突现,究其原因,却因为天水失去成长已久。 由古至今,北方的重农与江南诸省的重商界限分明。因为地处内陆,使得天水在历史上对农业向来有较重要的依赖,由于耕地较少,平时民众靠农业产出很难解决生计问题,因此就有了很多小手艺人,因此天水也曾有过重商主义的痕迹,但毕竟只是久远的历史往事。历史上的多数时代,天水都是具有传统意义的农业地区,这使得天水一直处于乡土社会的结构当中,因为漫长的农业历史使得天水社会饱受农业思维的影响。农业资源和文化资源相结合,使得天水缺乏对商业的足够重视,社会缺乏流动性,缺乏创新性,形成高度依赖组织与体系的惯性。 体现在具体的现实当中,官员们更愿通过职务升迁证实自身价值,企业主们更愿把自己的企业建成一个自给自足的王国,民众则想尽办法进入体制或靠近体制。如此,就形成了一潭死水的整体局面,治理者习惯于按官场规则行事而不愿意棱角分明,普通民众则习惯安于现状不愿意面对未知的突破。 在这样的环境下,人们面对任何问题都总想绕开规则与制度,希望托人找关系解决。这样一个环境是很难让外来人员融入其中,因为,很少有人能在与关系的对决中取胜,结果就是,无法有效吸引外来人才,人才流失情况无比严峻。 不怕自己落后时代,却怕脱离人群,总是寻找共识,而不敢成为自我。在天水,人们一边讲究自己的面子,一边讲究给别人留着面子。面子才是行为导向,而不是问题的解决与否。这样的一种思想环境,如何能推动出一种成长型社会的形成?所以,今天天水,总是容易缺乏锋芒,总是容易变得平庸,而不是在创新中引领时代。今天天水要做的,则是县域经济与工业振兴。当其他城市继续成长,天水则要转变,这其中所反映出来的现状,是值得深刻思索的,我们最缺乏的,不就是成长么! 四、任重道远 天水最应该做的,不是去复制别人的方法,而是先正面自己的问题,这些问题总结起来,包括:认识缺乏深刻性;数字缺乏真实性;行动缺乏实效性;措施缺乏创新性。不解决这些问题,总是事倍功半的。我还是想回归到梦想层面来看待天水的问题。 有网友说,天水的问题,不是梦想层面的问题,天水人有梦想,不是梦想不够,而是思想落后。仔细想了想,这二者似乎没有啥本质区别。我之所以认定梦想可贵,缘于天水的现实严峻。在当前的城市竞争格局背景下,天水担负着重要的陇东中心城市和省域副中心城市的职责,同时,天水在经济地缘领域方面缺乏外部资本大规模流入的环境,而在内部天水经济主要依赖国有企业,民营经济缺乏造富能力,也就很难提供足够的资金来提升自身的经济发展质量。在这个商业化的时代,天水始终弥漫着乡土社会的气息,始终缺乏尊重商业的全民气氛,有的,是相当僵化的传统管理体系,以及缺乏活力的市场环境,所以,天水的商业发展总是事倍功半,落在人后。 可是,哪有什么能阻碍梦想的现实,只有屈服于现实的怯懦。我认为,对于今天天水存在的严峻挑战,目前存在两个误区: 第一、官员们认为不断改善营商环境,加大招商引资的力度,加大乡村振兴的投入力度,似乎就可以解决问题。实际上,这不算是完整的解决方案,只是方案的某些领域。如果我们觉得依靠多上项目、多搞建设这种类型的加法战略就能妥善解决目前的挑战,那我们就只是在旧的思路中转圈,因为我们从前也是这样做的,但是这并没有让我们在竞争中取得成效。实际上,我们还要做减法战略,简化办事流程,减去数字水份,减去官本位意识,减去与民众的距离,减去与科学的距离。 第二、民众认为当下的问题是官员层面的事情,与自己无关,只要官员们把自身的问题解决了,天水的挑战就解决了。事实上,安于现状、不思进取,这种情况不只是限于官场,也是整个天水民间普遍存在的问题,生于斯、长于斯的人们互相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没有陌生感,意味着不需要用现代的契约制度来规范人与人的种种往来。因为是熟悉的人群相聚,往往是同类型的职业,同等程度的收入,也就缺乏足够的人际落差,也就没有了竞争意识,人们感受不到自己必须要学习要成长的压力。(这两段建议认真读一下) 我在深圳时,看到大量的年轻人在业余时间去主动参加技能与知识类培训,而天水的培训班主力只是在校儿童与少年。我们给孩子报各种各样的培训班,我们自己呢?是不是基本没有主动参加过充电类的培训?是不是把单位安排的培训活动当成包袱?我们放弃了自身的梦想,然后把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实际上,我们是现在,现在放弃努力,只怕最终未来都会深受感染。 竞争度不够的结果是,官员缺乏拼搏,民众不愿充电,企业缺乏提升。天水也有种种繁华的场景,但是繁华之下的内在气质,却带着浓郁的乡土气质。乡土气质并不是一个负面词汇,但是,这样的气质无法让天水有效面对工业化与城市化程度不断提升的今天。天水像一个村庄那般的安于现状,天水媒体的内容定位可以证明。 我们看看曾经天水的很多知名企业,往往是十多年前已经到达一定规模,甚至往往比现在还辉煌,然而时光带给他们的,往往不是质的提升,至多是量的堆积,大而不强,广而不精,总是将办企业变成办社会,一个大企业,总是容易成为一个小王国,喜欢一窝蜂,什么行业赚钱就进入什么行业,眉毛胡子一把抓,盲目的多元化使得企业失去着力点,反而导致竞争力下降。在这一过程当中,企业内部缺乏现代管理制度的推行,容易形成等级森严的官本位式的管理体系。然而,新时代与新经济的特色,却是扁平化与自由化,我们在这样的领域落伍,就有了某种必然性。如果天水多一些像华天这样做到全球知名的企业,可能今天的天水完全是另一个面貌。 过去二十年,天水发展速度也许并不慢,但是,有增长,无成长,缺乏质量内涵的发展速度越快,只会越导致积重难返。过去二十年,天水并非不努力,但是,没有创新支撑的努力,与浪费光阴之间,是没有清晰界线。过去二十年,天水并非没有梦想,但是我们的梦想过于平庸化与物质化,这方面,天水的高房价就是一个例证。所以,我们是梦想不够。别人在放飞自我,我们却害怕出头。因为梦想不够,也就调动不起足够的积极性,别人在行动时,我们还在犹豫,所以,我们从一个人、一家企业到整个城市,都在不断错失机遇。 梦想因为高于现实能力,所以才称之梦想。梦想不能实现不可怕,因为梦想能指引你前进,未必一定能指引你到达,可怕的是一个人对自己的人生无欲无求,可怕的是整个社会一潭死水,自己没有梦想也罢,甚至还会嘲讽那些为梦想而努力的人。就天水目前的情况来说,只是在历史长河的一个微小的段落里。因为世界局势的变化,因为自身发展路径的选择,天水曾经的优势变成了包袱,辉煌的历史也仅仅就是茶余饭后的一些谈资而已。没有一成不变的辉煌,也没有一成不变的糟糕。但是,如果天水缺乏有效的应对,不能在时光的流逝中掌握主动权,局面还会变得更加糟糕。 天水路在何方;未来的发展与希望何在?今天的天水,虽然有种种问题,但并非是日落西山。天水的部分优势仍在,资源不是包袱,过度依赖资源才是包袱。天水的人心仍在,人们对现状忧虑而不是麻木,说明我们仍有追赶的希望。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到底能不能做到直面问题?能不能做到真正从零开始?能不能避免一阵风与流于形式? 天水,能否赢得未来,不是等得来、喊得来的,而是需要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每个人拼出来、干出来的。未来天水如何发展,不是一句话,一个文件就能解决的,也不是简简单单的是某一个人问题。不过可以给自己一个梦想,学习学习柳州和宝鸡,踏踏实实做工业,相信天水辉煌定有其时。 作者:大贺,文章转载自:大贺频道 文章来源: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32844172974592907&wfr=spider&for=pc

    Copyright © 2000-2020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为什么婉芳拍的都是精品 ,精品国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