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时务|
  • 区县|
  • 文体|
  • 时事|
  • 观察|
  • 理论评论|
  • 专题|
  • APP下载|
  • 恶女的定义 ,

    来源:抚顺日报

    POST TIME:2020-3-29 23:26

    齐鲁网2月25日讯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药品安全责任重于泰山。保障药品安全是技术问题、管理工作,也是道德问题、民心工程。最近有聊城市民向记者曝料,在当地医院治病期间,医生给她推荐的抗癌药竟然是假药,现在她投诉无门。 以上图片是聊城市民王玉青拿到的聊城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出具的认定意见书,上面写明,经认定,批号为TC009/CB的Cabozantinib Tablets 60mg”应按假药论处。而这种名为“卡博替尼”的抗癌药,是2018年王玉青父亲在聊城市肿瘤医院治疗时,主治医生陈宗祥所推荐,医嘱单上“卡博替尼”赫然在目。 随后在医院记者见到了正在上班的医生陈宗祥,他不否认推荐用药的事实。“就是卡博替尼,当时我觉得这个药有可能对他有效,所以说我建议他用这个药。”聊城市肿瘤医院医生陈宗祥说道。 王玉青表示,当初她给父亲买了两盒“卡博替尼”,一共花了26000元,每瓶30片价格为13000元,药品是印度生产。 虽然药是主治医生推荐,医嘱上也有明确记载,但王玉青并不是从正常渠道购得此药,而是从主治医生陈宗祥推荐的第三者手里买来的。那么当初买药时,不是从医院或者药店里去拿,而是从个人手里去拿,王玉青就没有多想一下吗? 面对记者的问询,王玉青表示,对于一个没有医学常识的普通百姓,既然父亲已经入院治疗,就对医生有百分百的信任,医生说此药效果好,他们便没有多想直接购买了,卖药人的联系方式也是陈宗祥医生给的,这让当时的王玉青更加没有防备。 服药一段时间后,患者出现呕吐厌食等反应,王玉青多方寻找原因时便将此药拿到济南、北京等大医院咨询,得到的答复是不能服用,从那时候起王玉青便给父亲停用了此药。2018年11月患者去世后,她将此药拿到食药监部门进行鉴定,鉴定结果是假药,此后的几个月里,王玉青便开始走上了漫漫维权路。 “我们现在的结果就是,建议你到第三方或者走司法程序,这样比较公正,他们那里出来一个结果,这个陈宗祥大夫,该受到什么样的处分,就受什么样的处分,如果鉴定的结果是没有什么责任,我们就不处分。” 听完聊城市肿瘤医院院长付春生的建议,王玉青说,司法程序她一定会走,但在这之前,她希望院方将涉事医生调离一线等待调查结果,但事实上陈宗祥却一直工作在一线,这让她颇为费解。 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制定的《关于办理危害药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对医疗机构及其工作人员的“销售”行为进行了明确定义,规定医疗机构及其工作人员明知是假药、劣药而有偿提供给他人使用,或者为出售而购买、储存的行为,都将被认定为“销售”,医疗机构、医疗机构工作人员生产销售假药的应酌情从重处理。 医生陈宗祥则认为,药品不是直接从他手中购买,他没有从中获利,而且假药也不一定真的假。 “我知道这个是假,但是这个假药和真正的成分假两回事,再一个这种药,我的目的就是尽量为病人延续生命,这是唯一的一个目标。”对面王玉青的质询,聊城市肿瘤医院医生陈宗祥答道。 在医院和医生那里往返多次后无果而终,王玉青选择到当地卫生部门投诉,虽然已经投诉过多次,但问题似乎没有引起卫生部门工作人员的足够重视。 聊城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医政科工作人员说,“我都不知道,现在你说这个药开到医嘱单里边啊?原来我真的不知道。”“我知道这个事,你告诉我,但是我不懂药,我也意识不到这个事到底有多严重,你这样面对面的告诉我的话,我觉得这个事很严重,原来打电话的时候我真没意识到,这个我非常承认。” 医政科这位工作人员表示,她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会汇报给领导,但她同时表示,当天科长和主任都到省里开会去了,不在单位。 但记者敲开主任办公室的门发现,主任赫然坐在里面。“你这个事吧,总得有人来办,不是所有的事都得主任来办,局长来办。”这位主任表示,此事还得由医政科接管。 第二天记者再次来到聊城市卫生健康委员会,找到了医政科科长,科长表示,这事还是要汇报给领导,然后按程序走。至于走程序需要多久他不能确定。 对于这种说辞王玉青不能理解,聊城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医政科她来过多次,但直至今天程序还没开始走,这着实让人不解。“我觉得聊城市卫计委对于这个事情,应该是给我们家处理,现在聊城市卫计委就是不处理,他是不作为啊!” 王玉青只好再找到出具假药鉴定报告的聊城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一位办公室工作人员告知王女士,按照药品管理法,这种行为应该是直接移交公安部门,具体调查此事的东昌府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已经跟公安部门沟通过,但被告知不能立案。“我们认为他已经涉嫌刑事犯罪了,往公安局移送公安局,现在不收,我们正在跟检察院协商。”聊城市东昌府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表示。 从聊城市公安局东昌府分局这份不予立案通知书上可以看到,不予立案的原因为“犯罪事实显著轻微,不需要追究刑事责任”。记者从聊城市东昌府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调查的书面情况来看,自2018年1月至10月,陈宗祥医生所在的第二病区有6人的住院病程记录中存在”卡博替尼”字样。目前,推荐假药的涉事医生陈宗祥仍在正常坐诊。 山东新亮律师事务所陈正斌律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主管部门已经认定它是假药的情况下,按照法律的规定,生产销售假药罪不设入罪门槛,都应当追究刑事责任,如果公安机关认为情节显著轻微不予立案,应该详细说明事实和理由。 【编后】 担当作为、狠抓落实是今年省委对各级各部门的要求, “抓落实的‘岗位’,主要不在办公室、会议室,不在文件堆、资料堆里,也不在网络和‘微信群’里。去哪里抓落实?基层一线!”民众不可能是业内专家,靠个人无法做全面地调查,因此作为“社会公器”的政府部门必须担当起维护公众权益的责任。 [责任编辑:杨凡、穆楠、孙开恩]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拨打新闻热线0635-8271275,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635-8271275,诚邀合作伙伴。 文章来源:http://liaocheng.iqilu.com/lcyaowen/2019/0225/4201582.shtml

    Copyright © 2000-2020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恶女的定义 , sitemap